一家社区养老机构的医养结合之路

时间:2020-07-27 09:4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很多老人需要入住养老机构,获得医疗和护理。但眼下养老机构多半市场化,掂量着有限的退休金,老人们常常望院兴叹。而在南京,就有一家老年公寓3500元起实现“看病与康复”。经过十年的奋斗与努力,老年公寓由最初的120张床位发展到现在304张床位,入住率一直保持在90%以上。

公寓概况

这家老年公寓就是南京市秦淮区欢乐时光老年公寓。

欢乐时光老年公寓创建于2007年12月,坐落在秦淮区宏光路双桥新村小区内。属秦淮区民办民营单位,经多年的创建,已具一定规模,是主城区较为成熟的老年公寓,拥有一级社会养老机构资质,获南京市养老机构示范单位的光荣称号。

公寓占地面积50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8900多平方米,设有老人床位304张,房间内设有独立卫生间、冷暖空调、彩色电视机、生活家具一应俱全。

公寓入住的老人平均年龄83岁,大多数都属于失能或半失能老人,特别需要医疗配套服务。老年公寓的对门就是红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双桥新村社区卫生服务站,2013年,双方正式“联姻”,在南京市率先试点“医养融合”养老模式。

秦淮区红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与欢乐时光老年公寓都坐落在双桥新村大院内,是楼上楼下的邻里关系。以往老年公寓的老人看病要往大医院跑,家属联系车辆、到医院排队、看病、交费、拿药,来来回回要一天时间,非常不方便,且时有因救治不及时延误病情的状况发生。

2012年,南京市民政局、卫生局联合发文,在全市推进医护型养老福利机构建设。2013年3月,在秦淮区卫生局、民政局共同指导下,促成红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欢乐时光老年公寓实行“医养融合”探索试点,深化为老人提供常规医疗卫生服务的内容,将为老人的关爱和护理落到实处,彻底解决长期困扰老年公寓的老大难矛盾,使老年公寓服务人员能抽出精力,集中力量更好地为老人服务。


“结亲家”带来不少好处

开展医养结合工作以来,红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与欢乐时光老年公寓从过去的“近邻”,转变为资源共享、互为一体的“亲家”。

红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建立了以全科医生为带头人,1名中医师、1名公共卫生医师和2名高年资护师共同组成的医养结合服务团队,专门为入住老人提供服务。其中,包括:

建立完善老人健康档案,每年安排老人进行一次健康体检;
开展常见病、多发病诊治,进行疑难病症会诊,必要时通过绿色通道紧急转诊 ;
开展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综合干预,指导合理规范用药,进行医学指标监测;
为病残老人制订康复训练计划,进行个性化康复训练指导 ;
定期组织讲座、义诊,为老人进行保健知识宣传。

为了鼓励团队、凸显社会效益,中心对7名医护人员的奖励性绩效工资予以政策倾斜,保证他们的待遇在中心位居前列。

在经费保障上,秦淮区卫生局大力支持。区卫生局取消了对养老机构老人每人每次10元的出诊费用,老人看病开药用医保,享受零差率,为老人节省了住院高额费用。

双方紧密型的医养结合模式带来多方受益。

首先是老人受益。公寓300多位老人,几乎人人患有不同程度的慢性病。中心为每位老人建立健康档案,提供专业诊治服务,老人的健康得到了保证。以往老人看病只能往大医院跑,如今,只要一个电话,医生和护士就能赶来为老人诊治。更重要的是实行“医养融合”,老人看病就近,开药用医保,而且享受零差价,既方便又便宜。

其次是家属受益。老人住在公寓里就能进行输液、B 超、心电图、针灸康复等检查治疗,给家属省了不少心。然后是中心受益。300 多位老人成了中心的固定服务对象,中心的医疗质量、医疗收入和口碑均得到较大提升。

过去老年公寓老人一旦突发急病,就赶紧打电话通知家属,和护理人员一同将老人送到医院治疗。由于老年公寓护理人员紧张,陪护还得让家属承担。如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老年公寓成了一家人,老人住在公寓里,就能得到输液、B超、生化、心电图等检查治疗,看病就医再也不用家属操心了。

最后是公寓受益。公寓不为医疗康复犯愁,集中全力抓环境建设和品质提升,公寓环境更优美,服务更完善,入住率常年保持在 98% 以上

现在,欢乐时光老年公寓医疗康复有保障,老人的身体更健康。公寓90岁以上老人占23%,80岁以上老人占54.3%,死亡率居全市养老院行业较低水平。老年公寓先后获得南京市示范性养老机构、敬老助老先进单位、十佳老年福利机构院长等荣誉称号。

医养结合还需多方支持

在推行医养结合的过程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也碰到了一些难题。

医护服务价值得不到体现,挫伤了医护人员的积极性。

例如,医养结合工作中提供的上门服务项目收费标准极低,导尿4元/次,雾化吸入5元/次。基层药品供应不足。目前,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统一实行基本药物制度,药物供应受限制,尤其是抗菌药物。

老年人病情复杂,身体状况差,免疫功能低下,一旦发生感染即非常严重,在目前双向转诊制度实施不到位的现状下,往往转到上级医院无法住院,但在基层抗菌药物品种单一,常常无法控制老人的感染。

医疗风险无法规避。

在提供医养结合服务的过程中,常常碰到这样的情况 :家属把老人送进养老院就不管了,医护人员巡诊时发现老人病情较重,但不清楚老人的既往病史和用药情况,又联系不上家属。这样的老人,如给予治疗,诊疗过程中的风险就会全压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身上,如此带来的治疗风险很难化解。

医保政策支持不足。

红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与欢乐时光老年公寓试点合作近3年来,全科团队对入住老人每日巡诊2次、护士每周测1次血压,这类医疗服务均按照大医院住院病房模式管理,但目前市医保没有相关政策允许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收取服务费用。

养老院有很多长期卧床的老人,经常发生多处褥疮,部分感染见骨,需换药创面多而且换药周期长,往往需要2个月~3个月,但目前市医保对于换药每日只允许收费30元,这点费用对于一个全身5处~6处较大创面的褥疮老人来说,连敷料的费用都不够。

在养老院入住的大多是 80 岁以上的超高龄老年人群,慢性病多、并发症多、后遗症重,医保门诊慢性病报销政策远远不能满足老人治疗的需求。另外,秦淮区自 2014年开始推行居家养老服务套餐,因市医保没有相关收费科目,故在基层实际签约过程中,愿意参加收费套餐的老人极少,严重影响居家养老服务工作的推进。

医护人手紧缺。

按有关规定,在社区卫生中心,每万名居民应该配备一名医务人员,南京距离这个标准还有一些差距,现在加上了养老机构的服务,人手更是紧张。徐其平建议增加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务人员的编制,提升服务水平。其次是加大“医联体”建设,打通社区医院与三级医院通道,让大医院的专家更多地下社区指导、问诊,这样重病的老人不一定转到大医院,在养老院就可以享受到专家级医生的服务。

秦淮区红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徐其平透露,带医疗功能的养老院审批要求非常高,必须要有一个副主任医师、3个主治医师;一张床位要配0.8个护理员,而护士和护理员的比例是1:2—2.5。现在一个养老院最少设50张床位,按照最低标准来算,需要40个护理员、4个医生,最少16个护士,还得配很多医疗设备。医生一年最低人工成本要七八万元,护士也在五六万元,并且主城区寸土寸金,所以要建一家医疗型养老院非常难。要解决这个难题,一是政府在土地、资金上给予支持;二是大力推广医养融合。

展开